媒體報導

非常人物 – 馮治本醫生專訪【健康動力】

物如其名,能透過電腦技術分析病歷、遙距診症、護理、配藥,甚至監察深切治療病房的「遠程醫療」,在一切從未起步的香港,從來遙遠。

翻查資料,醫管局早於98年已開始引入遙距醫療服務,而率先推行遙距醫療服務的沙田豁院,10年前,亦曾為數間老人院提供視像診症參與長者人數每年逾千,唯計劃因技術供應商對本地市場不感興趣,缺乏如設備改良等相關支援,政府亦未有政策配合,最終無以為繼。

曾於公立翳院任職七年,深明公院老人翳療、急症室服務痛點所在的馮治本醫生,偶然從網上接觸遠程醫療,深感此為對應人口老化及醫護資源失衡的解決方案,遂於2016年投資七位數創辦社企「老友所翳」,透過手機程式,為長者配對鄰近且有空的醫生上門或視像診症。罃運逾20個月,這個堪稱「释療版Uber」的項目,已合作院舍達70間,服務次數更達7500次,今年更將服務延伸至在宅翳療,由科護人員上門為居家長者提供適切治療,讓長者足不出戶,便可解決醫療需要。

馮治本 – 社創基金

在公營醫療機構的7年服務,令馮治本醫生(Dr Wilson Fung)親身體驗長者醫療服務正面對嚴峻挑戰。對遙距診症科技一直有留意的馮醫生,有感相關技術可加強長者醫療服務,毅然在2016年與拍檔成立「老友所醫」,招募私人執業醫生,鼓勵他們利用空檔到院舍為長者應診,或透過流動應用程式進行視象診症,並利用速遞服務送藥到戶,免卻長者舟車勞頓之餘,亦有助紓緩公營醫療系統以至院舍的壓力。

Social Entrepreneurial solutions for Silver Hair Generations

老友所醫 DoctorNow NEEDS不知不覺成立了2年了,創辦人馮醫生在這2年中,經歷了什麼? 而在成立當初的信念來到今時今日有什麼轉變? 當中有很多院舍的支持,也有很多醫生的大力幫忙去推動遠程醫療,當中的過程是怎麼的? 昨晚馮醫生就在香港科技大學分享了他創辦這社企的經驗! 也希望勉勵各位同學努力更了解遠程醫療及”老友所醫”的意義。

上門或視像診症 減長者覆診之苦【大學線】

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嚴重,公營醫療系統受壓,2015-16年度公立醫院內科的輪候時間長達95個星期,長者不堪苦候。近年,有社企推出醫生上門及視像診症服務,讓不良於行的長者能安坐家中或院舍接受治療,同時減輕公營醫療系統的負荷。

CIBS 節目 – 「型」接智齡城市【香港電台】

第十集:醫療創新
科技日新月異,幫助及改善了我們的傳統醫療程序。 這集我們跟大家分享科技帶來的成果:上門及視像診症的結合,能讓部分患者可安坐家中或在院舍中免卻交通勞頓而又得到適當的治療;或眼底照片可以即時篩選糖尿病者,省卻等候並能及早得到治療。【香港電台】

社企「醫療版Uber」 上門視像診症創三贏 創辦人盼助長者省時 減院舍與公院壓力【香港經濟日報】

香港社區醫療資源不足,長者看病、覆診往往要左撲右撲,苦等數小時只換來數分鐘會診。

有曾於公立醫院工作的醫生,眼見長者為求醫舟車勞頓,創立「醫療版Uber」社企「老友所醫」,經手機應用程式,為長者配對附近空閒的醫生上門及視像診症,初期僅向安老院舍提供服務,今年起將發展居家醫療及綜合護理服務。

新聞稿

(2017年12月13日)本地社企「老友所醫」(DoctorNOW NEEDS)今日公佈一項有關本港私營安老院舍長者醫療需求的調查結果,結果顯示,雖然安老院舍定期有到診醫生到訪,但有四成受訪長者表示曾因突發需要而要使用院舍到診醫生以外的預約上門門診醫療服務,顯示定期到診醫生未能滿足院舍長者的醫療需要。

行動不便或延誤求醫 視像處理 院舍長者病症【am730】

院舍長者對基層社區醫療需求甚殷,但有社企調查發現,部分院友有突發需要時,會因行動不便及為節省陪診費而延誤求醫。有醫生則設立網上預約上門及視像會診平台,以協助院友處理非緊急病症,大大縮短長者的輪候時間。

約診平台方便長者【都市日報】

現時基層長者當身體不適,往往都會到公營醫院求醫,但繁複的程序令長者看病費時失事。有社企去年首創網上診療平台,並邀請私營安老院合作,為長者提供預約、定期到診或視像看診服務,大大縮短長者久候時間。

APP約醫生上門視像診症【東方日報】

老人家難免患傷風、感冒等小毛病,但行動不便、居於院舍的長者,想到出一出門,除診金外,還要支付陪診費,往往「忍吓算」。有社企與私營安老院舍合作推出上門及視像醫療診症服務,長者若需求診,可透過應用程式聯絡醫生上門或視像診症。此服務可減少長者支出,亦毋須山長水遠到急症室求診。

長者就診多延誤 社企倡上門診症【文匯報 】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陳文華)天氣降溫,長者體弱容易生病,但通常安老院到診醫生每周僅提供一兩次到診服務,若長者有突發疾病,多需自行花費數百元聘請陪診員往醫院求醫,有長者因行動不便或省錢索性拒絕求診。社企「老有所醫」日前公佈一項調查顯示,23%受訪長者身體不適時不會即日求診。「老有所醫」創辦人馮治本希望將「老有所醫」做成醫療版「Uber」,提供到診及視訊診症服務。

Gerontechnology【The Pearl Report】

In 20 years’ time, 1 in 3 people in HK will be aged 65 or above.

【The Pearl Report】Gerontechnology is helping people in their twilight years, to enhance their medical care, their mobility, their memory, their moods and alleviate caregivers’ burden.

以Uber 模式為長者治病【團結香港基金】

【團結香港基金】依靠互聯網科技能有效調配資源,減少資源閒置,又能幫助有需要的人,實踐「共享經濟」,是近年備受推崇的營運模式。其實,社會上樂助的資源不少,我們應好好珍惜。「共享經濟」已進入老齡服務界,只要有牽頭人用心整合,便能為長者作出貢獻。

睇醫生用鴨屎(apps)【政策.正察】

【政策.正察】香港六成公立醫生照顧住全港九成嘅病人,曾經有婆婆表示到醫院覆診只有幾分鐘嘅應診時間。 依家就有一個創新嘅apps,鼓勵私家醫生善用空閒嘅時間幫安老院嘅公公婆婆睇症,例如有轉咗做全職媽媽嘅女醫生都可以在家中睇症。其實呢個亦係一種「共享經濟」,將原本「閒置」咗嘅人力,幫助有需要嘅長者。除咗第一次求診會同醫生見面,長者覆診時會用到視像功能同醫生跟進病情,唔駛行出行入或陪診 (當然,視像診症只適用於傷風同皮膚病等疾病,嚴重的話仍需要到醫院診症!)。原來花點心思,「共享經濟」都可以走入老齡服務界!

以Uber模式為長者治病【經濟通】

【經濟通】依靠互聯網科技能有效調配資源,減少資源閒置,又能幫助有需要的人,實踐「共享經濟」,是近年備受推崇的營運模式。其實,社會上樂助的資源不少,我們應好好珍惜。「共享經濟」已進入老齡服務界,只要有牽頭人用心整合,便能為長者作出貢獻。

【高齡海嘯】遊走4間醫院睇9個專科 七旬長者哭訴求醫之苦【香港01】

【香港01】政府多年來提倡居家安老,76歲張雪英長居家中,但終日不安寧,因她要在不同醫院專科奔走,高峰期時穿梭4間醫院看9個專科,每次求診苦候3至5小時不等,換來卻是一堆幾個月甚至一年後的覆診紙條,令她飽受煎熬,「不想自己(突然猝死)整污糟間屋,又麻煩到別人」。社工批評,現時以專科做護理,服務分割零散,難為了長者及陪診的子女,亦有醫生不忍長者在醫療系統被推來推去,創辦視像會診,冀免卻長者四出奔波求醫之苦。

醫療版Uber 為老人看病【明報專訊】

【明報專訊】香港公私營醫療供求嚴重失衡,有醫生立志出一分力,冀能釋放更多醫療服務資源,於是在去年創辦醫療共享平台「老友所醫」(DoctorNow NEEDS),透過結合資訊科技和醫療服務,成為「醫療版Uber」,讓醫生於空餘時間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服務。

不忍長者被推往不同專科,醫生創辦視像會診平台

長者對醫療需求殷切,中產長者或可考慮到私院求醫但,基層長者唯有硬著頭皮苦等。有醫生不忍長者在醫療系統被推來推去,於是創辦視像會診,希望日後長者安坐家中,亦可接受專業治療,不用為了求醫四出奔波。

大城小故事 — 仁醫創辦「老友所醫」服務長者【港。故】

【港。故】病了能得到醫治,相信是每個病人的心願,特別是年老體弱的長者。

香港人口持續老化,65歲以上長者已超過110萬人,去到2020年更是超過140萬人,可見他們對醫療的需求愈來愈大。但公營醫療照顧了近九成病人,醫護人手的不足,將嚴重影響未來的醫療質量。

WhatsApp chat